赤其

其实是打游戏的 企划相关@抽象逆论project

除了更抽逆基本不会打开老福特,如果我回复的慢了不要介意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有脸说)
事情太多了,忙爆,本来想写的n家就,咕了吧!

    这位先生认为自己得病了。
一开始他确实还没有这个想法,直到某时,某人这么告诉他——"你似乎是得了那种病呢。"
    巧合的是,后来接连有人这么对他说,或许间隔的时间较长,但先生很快就会回想起第一个人对他说的话。
    于是,就像某种消除游戏一样,两个一样的轻飘飘的念头合二为一成了一个拥有让人心虚的程度的念头,像是消除游戏的继续,最终成为牢牢扎根在脑中的现在这般。
    可问题是,这病如何医治呢?所谓"病急乱投医",我们的这位先生就...

最近要更新了,而且全员新秋装立绘也要搞出来,你们绝对想不到两个不会搭衣服的人是如何讨论服装秀问题的(嘘)

可能是两年前坑掉的neru家校园趴的文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人看,寒假试试重新开一下,世界观都搞好了就是一直没写,在这儿发只是我想看看有没有人注意没有就在空间发了(……

我螺旋升天,早上起来看到消息震惊的说不出话,太好看了

某恒:

抽象逆论一周年啦!!!!


今天爆肝画了P10插图和这张【 现在右手超级酸【【

虽然完成度都没多高


总之抽逆生日快乐!!!!


照着我恒 @某恒 画的抽逆更新一周年贺图写的小段子!

小弗: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从抽逆更新以来已经一周年了,各位主角都有什么感想呢?)
赤木:他在说什么?
兰昕:好像是问一周年的感想。
程诺:为什么这都听得懂啊!?
晓箬:那个,蛋糕推过来了。
赤木:快点快点,大家都来吃蛋糕了!
程诺:你什么时候去推的蛋糕啊!而且怎么是你戴着生日帽?
兰昕:大小姐,人设崩坏了,再这样会变成吐槽役的。
千代:小原,礼炮要这样玩的!
小原:千代学姐,那个不能冲着人打——
兰昕:(躲开)
程诺:呜哇!?千代你干什么!
赤木:哈哈哈哈哈哈……呃,不好笑不好笑……(转身)
晓箬:噗……对不起。
程诺:什么意思啊你们!
赤木:小弗,吃...

我赞爆

殴犬:

好 贴纸好好玩(……) @赤其
我他妈祝你生日快…不是 p10放出快乐!
现在我还一头雾水 好糟糕…(

这张我启帅炸,迷弟脸

抽象逆论project:

「抽象逆论」企划 小说部分 第九页插图

那红色仿佛要占领我的眼前一样不停扩散着。
最后,我开始分不清眼前的红色究竟是他的眼睛还是我自己的血。

绘/某恒

小黑小白心里苦(不是)
其实我有给小黑安排镜头,但是剪掉了!(有脸说)

某恒:

P⑨放出恭喜!!!

太不容易了、我企图P11或P10画彩图【【【

进度是不到一半的第十一页。
你们以为我死了吗?
对,我就是死了(……)

1 / 3

© 赤其 | Powered by LOFTER